杏林堂。 杏林堂中醫診所

杏林堂中醫診所

杏林堂

不同版本的 《本草綱目》 雲芝及靈芝均屬於「芝」的類別,「芝」是古代中國長久以來一直被視為珍貴而神秘的健康寶藏。 「芝」是中國傳統中一種很特別並具有養生保健價值的真菌植物。 明代 公元15世紀 著名醫家 將芝載入《本草綱目》中。 古代中醫家以芝的顏色作分類,共分為青色、赤 紅 色、黃色、白色、黑色和紫色六種。 跟據中醫學說,青、赤、黃、白和黑芝分別與 、 、 、 、 的健康相關,而紫色的芝又與 相關。 雖然不同顏色的芝對臟腑的補益各有所專,但它們都有著共同的保健功效,《本草綱目》這樣記述:「芝…久食輕身不老延年。 」此處的「輕身」指保持身體健康輕盈而不至於過重或過肥,「不老延年」則指保持身體健康,活到自然所賦的壽歲。 由此可見,古代中醫家己經明白到芝是一類非常特別的養生保健品,若適當服用,能有助健康,並有「輕身不老延年」的益處。 芝的發現有很多神話傳說。 古人曾認為芝是瑞草 即吉祥之草 ,記載有:「王者仁慈,則芝草生」。 有些更認為芝是仙藥,因為它們非常罕見。 雖然這些記載只是民間的神話,但可讓我們探視古人對芝的看法,在他們心中,芝是十分特別的菇,生於「山川雲雨、四時五行、陰陽晝夜之精」,顯得神秘,珍貴,罕有。 今天,各個專業的學者及現代研究員,在真菌生物學、植物學、草藥學、藥理學、生物學、生理學、生物化學、西醫學、中醫學、免疫學,甚至腫瘤學等,都有研究這古老而神秘的芝,希望進一步了解蘊藏其中的保健功效。 目前已有不同範疇的體外及體內實驗,報導了可觀及有趣的研究成果。 這些廣被深入研究的芝類中,以雲芝和靈芝最為著名。 雲芝於1984年首次引起中國研究員的關注。 另外,楊教授亦在雲芝的有效成分--結合蛋白多糖 又稱多糖肽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的結構研究方面,取得了技術突破。 雲芝的提取是採用酒精分部沈澱法,以提取結合蛋白多糖 PSP 分子中負責發揮保健功效的特定部分,不是所有含結合蛋白多糖 PSP 的產品都有相約的保健功效,這複雜的PSP分子分離程式便是原因之一。 有關芝的「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的古代記載,啟發了現代研究員。 他們開始設想這些廣爲人知的效益,是否與現代生理學中所指的免疫功能有關。 今天,研究人員已普遍共識, 提高身體的免疫力,是雲芝的主要保健功效。 中醫學並沒有特定的專門名詞形容"免疫",但免疫功能的概念已經包含在中醫理論有關整體平衡的理論中。 有這樣的經典論述:「 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意指當人體的正氣 即人體的抗邪能力 存在於體內,則外邪 即各種致病因素 便無法侵犯 或干犯 人體。 這句話看似簡單,但卻蘊含了中醫有關免疫的重要而複雜的概念。 中醫學將人體的整體抗病和修復能力統稱為 "正氣 ",與五臟功能關係密切。 中醫認為正氣的存在對保衛身體免受外邪入侵非常重要, 因此中醫特別重視氣的內在調和。 氣的調和包括了氣機 即氣的運行 的調和,以及五臟之氣的調和。 如果身體內其中一個臟腑之氣受到干擾,則身體便會特別容易受到與該臟腑相對應的外邪所侵襲。 如前文所述,醫家李時珍曾在《本草綱目》裏指出,青芝、赤芝、黃芝、白芝、黑芝和紫芝分別與肝氣、心氣、脾氣、肺氣、腎氣和精氣相關,雖然有關這方面,仍需要更進一步的實驗論證,但芝的保健效益應與五臟之氣的調和有關,目前研究員一般認為,雲芝屬 青芝和黑芝,因此雲芝的保健作用可能與調和肝氣和腎氣的關係最密切,由於肝木容易克傷脾土 ,透過調和肝氣,雲芝亦可間接發揮對脾的保健作用。 另一方面,靈芝則屬於赤芝和紫芝,與心氣和精氣有關。 心主神和血,因此靈芝補益心血管和精神方面 現代生理學認為免疫系統負責保衛身體免受外來物的入侵,這些外來物包括致病的微生物如細菌、病毒、真菌和毒素。 此外,免疫系統亦負責監察著不正常或身體認為是外物的細胞。 有些研究提出若這些不正常細胞產生機制,逃脫免疫系統的識別及排除,則可能會出現嚴重的健康問題 11。 以上這些功能分別稱爲免疫防禦和免疫監視。 白細胞 白血球 是負責"執行"身體免疫功能的主要細胞。 白細胞有各種不同的分型,共同參與免疫系統的不同部分。 參與獲得性免疫系統的細胞包括 T淋巴細胞系統的殺傷性T細胞、輔助性T細胞和抑制性T細胞,當外來物入侵時,其抗原能誘導這些T細胞直接殺傷外來物;此外還包括 B淋巴細胞系統的漿細胞和記憶細胞,B細胞在抗原的刺激和啟動下能產生抗體。 另一部分是固有性免疫系統,它們並不需要抗原刺激和啟動,參與這個非特異性免疫的細胞包括 自然殺傷細胞, 巨噬細胞和 中性粒細胞,這些細胞均是人體免疫的第一道防線,並能在T和B淋巴細胞系統啟動前先將外來物殺死。 除了那些免疫細胞外,還有一些小分子蛋白參與免疫系統,並有助調節及中介免疫細胞的活動,這些蛋白稱爲細胞因子,白細胞介素、干擾素和腫瘤壞死因子便是細胞因子的一些例子。 杏林堂雙芝 中的雲芝是提取自雲芝菌絲體,並跟據楊慶堯教授的培植及提取技術製成。 過去二十年,本公司集團支持了許外研究,包括各類有關雲芝的有效成分 -- 結合蛋白多糖 多糖肽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的研究,以及有關雲芝免疫效益的臨床研究。 研究顯示雲芝有助提升整體免疫力。 另一由臨床腫瘤專科醫生進行的臨床研究,成功顯示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較對照組更能保持血液中的白細胞水平 9。 05 1。 亦有報導指出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能激活巨噬細胞,從而產生腫瘤壞死因子及其他活性中間體以介導免疫調節的作用 8,另一動物研究報導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能對抗某些藥物對白血球 白細胞 10及白細胞介素2生成的抑制 10。 研究顯示靈芝增進精神 、免疫及心血系 現代研究顯示靈芝在抗氧化 11及清除自由基 12的作用方面可能具有一定的角色,自由基是具高度活性的化學物質,能引致身體細胞的不同部分的氧化性損害。 抗氧化及清除自由基的作用能有助保護細胞免受這些損害。 研究亦顯示了靈芝對心血系統健康的益處 13, 14, 16, 18。 此外,靈芝亦有被認為具有使心神安舒的作用 15,傳統上可用於消除疲累及舒緩壓力。 除了心血系統的益處,靈芝還可支援免疫系統的健康 17, 18。 靈芝 適應症: 支援身體免疫系統 支援心神及心血系統健康 保健調養,扶正固本 注意 : 器官移植者禁用。 另如正服用抑制免疫系統藥物者服用此品前需向醫護人員諮詢。 參考 : 1. Tsang K. , et al.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 peptide slows progression of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Respiratory Medicine. 2003 Jun; 97 6 :618-24. Liu J. 1999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 for Yun Zhi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capsules.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295-303.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u J. and Zhou J. 1993 Phase II clinical trial for PSP capsule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owk C. , pp. 183-208. Xu G. 1993 Phase I clinical test report of PSP capsule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wok C. , pp. 179-182. Fudan University Press, Shanghai. Xu G. 1993 The effect of PSP on improving immunity for gastric cancer patient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wok C. , pp. 263-264. Fudan University Press, Shanghai. Yang J. 1999 The stimulative and inductive effects of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peptide PSP on interferon.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64-167.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ang Z. , Sheng W. , Wang X. , Regulatory effect of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opeptide on human peripheral blood lymphocyte proliferation and T lymphocyte subpopulation.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68-172.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u W. K, et al, Evidence that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 acts on tumor cells through an immunomodulatory effect on macrophages.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87-191.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Shiu WCT, Leung TWT, Tao M. A clinical study of PSP on peripheral blood counts during chemotherapy. Phytotherapy Research 1992; Vol 6: 217-218. Qian Z. , Xu M. , Tang P. Polysaccharide peptide PSP restores immunosuppression induced by cyclophosphamide in rats. American 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 1997; Vol XXV, No. 1: p27-35 11. Zhu M, Chang Q, Wong LK, et al. Triterpene antioxidants from ganoderma lucidum. Phytother Res. 1999 Sep; 13 6 :529-31. Lin JM, Lin CC, Chen MF, et al. Radical scavenger and antihepatotoxic activity of Ganorderma formosanum, Ganoderma lucidum and Ganoderma neo-japonicum. J Ethnopharmacol. 1995 Jun 23; 47 1 :33-41. Terry Williard, Reishi Mushroom. Herb of Spiritual Potency and Medical Wonder. Washington: Sylvan Press 1990; 58-62. Ibid, 54-55 15. Ibid, 68, 86-87. Berger A, Rein D, Kratky E, et al. Cholesterol-lowering properties of Ganoderma lucidum in vitro, ex vivo, and in hamsters and minipigs. Lipids Health Dis. 2004 Feb 18; 3 a :2. Wang BX ed. Modern Pharmacological studies on Chinese Medicine. Tianjin Scientific Technology Publishing, 1999: 1079-1088. Jellin JM, Gregory PJ, Batz F, Hitchens, K, et al. 4 th ed. Stockton, CA: Therapeutic Research Faculty; 2002:1075-1076.

次の

咳嗽

杏林堂

不同版本的 《本草綱目》 雲芝及靈芝均屬於「芝」的類別,「芝」是古代中國長久以來一直被視為珍貴而神秘的健康寶藏。 「芝」是中國傳統中一種很特別並具有養生保健價值的真菌植物。 明代 公元15世紀 著名醫家 將芝載入《本草綱目》中。 古代中醫家以芝的顏色作分類,共分為青色、赤 紅 色、黃色、白色、黑色和紫色六種。 跟據中醫學說,青、赤、黃、白和黑芝分別與 、 、 、 、 的健康相關,而紫色的芝又與 相關。 雖然不同顏色的芝對臟腑的補益各有所專,但它們都有著共同的保健功效,《本草綱目》這樣記述:「芝…久食輕身不老延年。 」此處的「輕身」指保持身體健康輕盈而不至於過重或過肥,「不老延年」則指保持身體健康,活到自然所賦的壽歲。 由此可見,古代中醫家己經明白到芝是一類非常特別的養生保健品,若適當服用,能有助健康,並有「輕身不老延年」的益處。 芝的發現有很多神話傳說。 古人曾認為芝是瑞草 即吉祥之草 ,記載有:「王者仁慈,則芝草生」。 有些更認為芝是仙藥,因為它們非常罕見。 雖然這些記載只是民間的神話,但可讓我們探視古人對芝的看法,在他們心中,芝是十分特別的菇,生於「山川雲雨、四時五行、陰陽晝夜之精」,顯得神秘,珍貴,罕有。 今天,各個專業的學者及現代研究員,在真菌生物學、植物學、草藥學、藥理學、生物學、生理學、生物化學、西醫學、中醫學、免疫學,甚至腫瘤學等,都有研究這古老而神秘的芝,希望進一步了解蘊藏其中的保健功效。 目前已有不同範疇的體外及體內實驗,報導了可觀及有趣的研究成果。 這些廣被深入研究的芝類中,以雲芝和靈芝最為著名。 雲芝於1984年首次引起中國研究員的關注。 另外,楊教授亦在雲芝的有效成分--結合蛋白多糖 又稱多糖肽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的結構研究方面,取得了技術突破。 雲芝的提取是採用酒精分部沈澱法,以提取結合蛋白多糖 PSP 分子中負責發揮保健功效的特定部分,不是所有含結合蛋白多糖 PSP 的產品都有相約的保健功效,這複雜的PSP分子分離程式便是原因之一。 有關芝的「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的古代記載,啟發了現代研究員。 他們開始設想這些廣爲人知的效益,是否與現代生理學中所指的免疫功能有關。 今天,研究人員已普遍共識, 提高身體的免疫力,是雲芝的主要保健功效。 中醫學並沒有特定的專門名詞形容"免疫",但免疫功能的概念已經包含在中醫理論有關整體平衡的理論中。 有這樣的經典論述:「 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意指當人體的正氣 即人體的抗邪能力 存在於體內,則外邪 即各種致病因素 便無法侵犯 或干犯 人體。 這句話看似簡單,但卻蘊含了中醫有關免疫的重要而複雜的概念。 中醫學將人體的整體抗病和修復能力統稱為 "正氣 ",與五臟功能關係密切。 中醫認為正氣的存在對保衛身體免受外邪入侵非常重要, 因此中醫特別重視氣的內在調和。 氣的調和包括了氣機 即氣的運行 的調和,以及五臟之氣的調和。 如果身體內其中一個臟腑之氣受到干擾,則身體便會特別容易受到與該臟腑相對應的外邪所侵襲。 如前文所述,醫家李時珍曾在《本草綱目》裏指出,青芝、赤芝、黃芝、白芝、黑芝和紫芝分別與肝氣、心氣、脾氣、肺氣、腎氣和精氣相關,雖然有關這方面,仍需要更進一步的實驗論證,但芝的保健效益應與五臟之氣的調和有關,目前研究員一般認為,雲芝屬 青芝和黑芝,因此雲芝的保健作用可能與調和肝氣和腎氣的關係最密切,由於肝木容易克傷脾土 ,透過調和肝氣,雲芝亦可間接發揮對脾的保健作用。 另一方面,靈芝則屬於赤芝和紫芝,與心氣和精氣有關。 心主神和血,因此靈芝補益心血管和精神方面 現代生理學認為免疫系統負責保衛身體免受外來物的入侵,這些外來物包括致病的微生物如細菌、病毒、真菌和毒素。 此外,免疫系統亦負責監察著不正常或身體認為是外物的細胞。 有些研究提出若這些不正常細胞產生機制,逃脫免疫系統的識別及排除,則可能會出現嚴重的健康問題 11。 以上這些功能分別稱爲免疫防禦和免疫監視。 白細胞 白血球 是負責"執行"身體免疫功能的主要細胞。 白細胞有各種不同的分型,共同參與免疫系統的不同部分。 參與獲得性免疫系統的細胞包括 T淋巴細胞系統的殺傷性T細胞、輔助性T細胞和抑制性T細胞,當外來物入侵時,其抗原能誘導這些T細胞直接殺傷外來物;此外還包括 B淋巴細胞系統的漿細胞和記憶細胞,B細胞在抗原的刺激和啟動下能產生抗體。 另一部分是固有性免疫系統,它們並不需要抗原刺激和啟動,參與這個非特異性免疫的細胞包括 自然殺傷細胞, 巨噬細胞和 中性粒細胞,這些細胞均是人體免疫的第一道防線,並能在T和B淋巴細胞系統啟動前先將外來物殺死。 除了那些免疫細胞外,還有一些小分子蛋白參與免疫系統,並有助調節及中介免疫細胞的活動,這些蛋白稱爲細胞因子,白細胞介素、干擾素和腫瘤壞死因子便是細胞因子的一些例子。 杏林堂雙芝 中的雲芝是提取自雲芝菌絲體,並跟據楊慶堯教授的培植及提取技術製成。 過去二十年,本公司集團支持了許外研究,包括各類有關雲芝的有效成分 -- 結合蛋白多糖 多糖肽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的研究,以及有關雲芝免疫效益的臨床研究。 研究顯示雲芝有助提升整體免疫力。 另一由臨床腫瘤專科醫生進行的臨床研究,成功顯示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較對照組更能保持血液中的白細胞水平 9。 05 1。 亦有報導指出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能激活巨噬細胞,從而產生腫瘤壞死因子及其他活性中間體以介導免疫調節的作用 8,另一動物研究報導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能對抗某些藥物對白血球 白細胞 10及白細胞介素2生成的抑制 10。 研究顯示靈芝增進精神 、免疫及心血系 現代研究顯示靈芝在抗氧化 11及清除自由基 12的作用方面可能具有一定的角色,自由基是具高度活性的化學物質,能引致身體細胞的不同部分的氧化性損害。 抗氧化及清除自由基的作用能有助保護細胞免受這些損害。 研究亦顯示了靈芝對心血系統健康的益處 13, 14, 16, 18。 此外,靈芝亦有被認為具有使心神安舒的作用 15,傳統上可用於消除疲累及舒緩壓力。 除了心血系統的益處,靈芝還可支援免疫系統的健康 17, 18。 靈芝 適應症: 支援身體免疫系統 支援心神及心血系統健康 保健調養,扶正固本 注意 : 器官移植者禁用。 另如正服用抑制免疫系統藥物者服用此品前需向醫護人員諮詢。 參考 : 1. Tsang K. , et al.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 peptide slows progression of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Respiratory Medicine. 2003 Jun; 97 6 :618-24. Liu J. 1999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 for Yun Zhi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capsules.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295-303.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u J. and Zhou J. 1993 Phase II clinical trial for PSP capsule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owk C. , pp. 183-208. Xu G. 1993 Phase I clinical test report of PSP capsule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wok C. , pp. 179-182. Fudan University Press, Shanghai. Xu G. 1993 The effect of PSP on improving immunity for gastric cancer patient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wok C. , pp. 263-264. Fudan University Press, Shanghai. Yang J. 1999 The stimulative and inductive effects of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peptide PSP on interferon.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64-167.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ang Z. , Sheng W. , Wang X. , Regulatory effect of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opeptide on human peripheral blood lymphocyte proliferation and T lymphocyte subpopulation.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68-172.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u W. K, et al, Evidence that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 acts on tumor cells through an immunomodulatory effect on macrophages.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87-191.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Shiu WCT, Leung TWT, Tao M. A clinical study of PSP on peripheral blood counts during chemotherapy. Phytotherapy Research 1992; Vol 6: 217-218. Qian Z. , Xu M. , Tang P. Polysaccharide peptide PSP restores immunosuppression induced by cyclophosphamide in rats. American 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 1997; Vol XXV, No. 1: p27-35 11. Zhu M, Chang Q, Wong LK, et al. Triterpene antioxidants from ganoderma lucidum. Phytother Res. 1999 Sep; 13 6 :529-31. Lin JM, Lin CC, Chen MF, et al. Radical scavenger and antihepatotoxic activity of Ganorderma formosanum, Ganoderma lucidum and Ganoderma neo-japonicum. J Ethnopharmacol. 1995 Jun 23; 47 1 :33-41. Terry Williard, Reishi Mushroom. Herb of Spiritual Potency and Medical Wonder. Washington: Sylvan Press 1990; 58-62. Ibid, 54-55 15. Ibid, 68, 86-87. Berger A, Rein D, Kratky E, et al. Cholesterol-lowering properties of Ganoderma lucidum in vitro, ex vivo, and in hamsters and minipigs. Lipids Health Dis. 2004 Feb 18; 3 a :2. Wang BX ed. Modern Pharmacological studies on Chinese Medicine. Tianjin Scientific Technology Publishing, 1999: 1079-1088. Jellin JM, Gregory PJ, Batz F, Hitchens, K, et al. 4 th ed. Stockton, CA: Therapeutic Research Faculty; 2002:1075-1076.

次の

¡¶ÐÓÁÖÌá·Ŀ¼£¨Á¬Ôأ©

杏林堂

不同版本的 《本草綱目》 雲芝及靈芝均屬於「芝」的類別,「芝」是古代中國長久以來一直被視為珍貴而神秘的健康寶藏。 「芝」是中國傳統中一種很特別並具有養生保健價值的真菌植物。 明代 公元15世紀 著名醫家 將芝載入《本草綱目》中。 古代中醫家以芝的顏色作分類,共分為青色、赤 紅 色、黃色、白色、黑色和紫色六種。 跟據中醫學說,青、赤、黃、白和黑芝分別與 、 、 、 、 的健康相關,而紫色的芝又與 相關。 雖然不同顏色的芝對臟腑的補益各有所專,但它們都有著共同的保健功效,《本草綱目》這樣記述:「芝…久食輕身不老延年。 」此處的「輕身」指保持身體健康輕盈而不至於過重或過肥,「不老延年」則指保持身體健康,活到自然所賦的壽歲。 由此可見,古代中醫家己經明白到芝是一類非常特別的養生保健品,若適當服用,能有助健康,並有「輕身不老延年」的益處。 芝的發現有很多神話傳說。 古人曾認為芝是瑞草 即吉祥之草 ,記載有:「王者仁慈,則芝草生」。 有些更認為芝是仙藥,因為它們非常罕見。 雖然這些記載只是民間的神話,但可讓我們探視古人對芝的看法,在他們心中,芝是十分特別的菇,生於「山川雲雨、四時五行、陰陽晝夜之精」,顯得神秘,珍貴,罕有。 今天,各個專業的學者及現代研究員,在真菌生物學、植物學、草藥學、藥理學、生物學、生理學、生物化學、西醫學、中醫學、免疫學,甚至腫瘤學等,都有研究這古老而神秘的芝,希望進一步了解蘊藏其中的保健功效。 目前已有不同範疇的體外及體內實驗,報導了可觀及有趣的研究成果。 這些廣被深入研究的芝類中,以雲芝和靈芝最為著名。 雲芝於1984年首次引起中國研究員的關注。 另外,楊教授亦在雲芝的有效成分--結合蛋白多糖 又稱多糖肽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的結構研究方面,取得了技術突破。 雲芝的提取是採用酒精分部沈澱法,以提取結合蛋白多糖 PSP 分子中負責發揮保健功效的特定部分,不是所有含結合蛋白多糖 PSP 的產品都有相約的保健功效,這複雜的PSP分子分離程式便是原因之一。 有關芝的「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的古代記載,啟發了現代研究員。 他們開始設想這些廣爲人知的效益,是否與現代生理學中所指的免疫功能有關。 今天,研究人員已普遍共識, 提高身體的免疫力,是雲芝的主要保健功效。 中醫學並沒有特定的專門名詞形容"免疫",但免疫功能的概念已經包含在中醫理論有關整體平衡的理論中。 有這樣的經典論述:「 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意指當人體的正氣 即人體的抗邪能力 存在於體內,則外邪 即各種致病因素 便無法侵犯 或干犯 人體。 這句話看似簡單,但卻蘊含了中醫有關免疫的重要而複雜的概念。 中醫學將人體的整體抗病和修復能力統稱為 "正氣 ",與五臟功能關係密切。 中醫認為正氣的存在對保衛身體免受外邪入侵非常重要, 因此中醫特別重視氣的內在調和。 氣的調和包括了氣機 即氣的運行 的調和,以及五臟之氣的調和。 如果身體內其中一個臟腑之氣受到干擾,則身體便會特別容易受到與該臟腑相對應的外邪所侵襲。 如前文所述,醫家李時珍曾在《本草綱目》裏指出,青芝、赤芝、黃芝、白芝、黑芝和紫芝分別與肝氣、心氣、脾氣、肺氣、腎氣和精氣相關,雖然有關這方面,仍需要更進一步的實驗論證,但芝的保健效益應與五臟之氣的調和有關,目前研究員一般認為,雲芝屬 青芝和黑芝,因此雲芝的保健作用可能與調和肝氣和腎氣的關係最密切,由於肝木容易克傷脾土 ,透過調和肝氣,雲芝亦可間接發揮對脾的保健作用。 另一方面,靈芝則屬於赤芝和紫芝,與心氣和精氣有關。 心主神和血,因此靈芝補益心血管和精神方面 現代生理學認為免疫系統負責保衛身體免受外來物的入侵,這些外來物包括致病的微生物如細菌、病毒、真菌和毒素。 此外,免疫系統亦負責監察著不正常或身體認為是外物的細胞。 有些研究提出若這些不正常細胞產生機制,逃脫免疫系統的識別及排除,則可能會出現嚴重的健康問題 11。 以上這些功能分別稱爲免疫防禦和免疫監視。 白細胞 白血球 是負責"執行"身體免疫功能的主要細胞。 白細胞有各種不同的分型,共同參與免疫系統的不同部分。 參與獲得性免疫系統的細胞包括 T淋巴細胞系統的殺傷性T細胞、輔助性T細胞和抑制性T細胞,當外來物入侵時,其抗原能誘導這些T細胞直接殺傷外來物;此外還包括 B淋巴細胞系統的漿細胞和記憶細胞,B細胞在抗原的刺激和啟動下能產生抗體。 另一部分是固有性免疫系統,它們並不需要抗原刺激和啟動,參與這個非特異性免疫的細胞包括 自然殺傷細胞, 巨噬細胞和 中性粒細胞,這些細胞均是人體免疫的第一道防線,並能在T和B淋巴細胞系統啟動前先將外來物殺死。 除了那些免疫細胞外,還有一些小分子蛋白參與免疫系統,並有助調節及中介免疫細胞的活動,這些蛋白稱爲細胞因子,白細胞介素、干擾素和腫瘤壞死因子便是細胞因子的一些例子。 杏林堂雙芝 中的雲芝是提取自雲芝菌絲體,並跟據楊慶堯教授的培植及提取技術製成。 過去二十年,本公司集團支持了許外研究,包括各類有關雲芝的有效成分 -- 結合蛋白多糖 多糖肽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的研究,以及有關雲芝免疫效益的臨床研究。 研究顯示雲芝有助提升整體免疫力。 另一由臨床腫瘤專科醫生進行的臨床研究,成功顯示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較對照組更能保持血液中的白細胞水平 9。 05 1。 亦有報導指出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能激活巨噬細胞,從而產生腫瘤壞死因子及其他活性中間體以介導免疫調節的作用 8,另一動物研究報導雲芝結合蛋白多糖 PSP 能對抗某些藥物對白血球 白細胞 10及白細胞介素2生成的抑制 10。 研究顯示靈芝增進精神 、免疫及心血系 現代研究顯示靈芝在抗氧化 11及清除自由基 12的作用方面可能具有一定的角色,自由基是具高度活性的化學物質,能引致身體細胞的不同部分的氧化性損害。 抗氧化及清除自由基的作用能有助保護細胞免受這些損害。 研究亦顯示了靈芝對心血系統健康的益處 13, 14, 16, 18。 此外,靈芝亦有被認為具有使心神安舒的作用 15,傳統上可用於消除疲累及舒緩壓力。 除了心血系統的益處,靈芝還可支援免疫系統的健康 17, 18。 靈芝 適應症: 支援身體免疫系統 支援心神及心血系統健康 保健調養,扶正固本 注意 : 器官移植者禁用。 另如正服用抑制免疫系統藥物者服用此品前需向醫護人員諮詢。 參考 : 1. Tsang K. , et al.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 peptide slows progression of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Respiratory Medicine. 2003 Jun; 97 6 :618-24. Liu J. 1999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 for Yun Zhi polysaccharopeptide PSP capsules.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295-303.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u J. and Zhou J. 1993 Phase II clinical trial for PSP capsule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owk C. , pp. 183-208. Xu G. 1993 Phase I clinical test report of PSP capsule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wok C. , pp. 179-182. Fudan University Press, Shanghai. Xu G. 1993 The effect of PSP on improving immunity for gastric cancer patients. In Proceedings of PSP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Edited by Yang Q. and Kwok C. , pp. 263-264. Fudan University Press, Shanghai. Yang J. 1999 The stimulative and inductive effects of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peptide PSP on interferon.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64-167.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ang Z. , Sheng W. , Wang X. , Regulatory effect of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opeptide on human peripheral blood lymphocyte proliferation and T lymphocyte subpopulation.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68-172.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Liu W. K, et al, Evidence that Coriolus versicolor polysaccharide acts on tumor cells through an immunomodulatory effect on macrophages. In Advanced Research in PSP 1999 Edited by Yang Q. , pp. 187-191. The Hong Kong Association for Health Care Ltd. , Hong Kong. Shiu WCT, Leung TWT, Tao M. A clinical study of PSP on peripheral blood counts during chemotherapy. Phytotherapy Research 1992; Vol 6: 217-218. Qian Z. , Xu M. , Tang P. Polysaccharide peptide PSP restores immunosuppression induced by cyclophosphamide in rats. American 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 1997; Vol XXV, No. 1: p27-35 11. Zhu M, Chang Q, Wong LK, et al. Triterpene antioxidants from ganoderma lucidum. Phytother Res. 1999 Sep; 13 6 :529-31. Lin JM, Lin CC, Chen MF, et al. Radical scavenger and antihepatotoxic activity of Ganorderma formosanum, Ganoderma lucidum and Ganoderma neo-japonicum. J Ethnopharmacol. 1995 Jun 23; 47 1 :33-41. Terry Williard, Reishi Mushroom. Herb of Spiritual Potency and Medical Wonder. Washington: Sylvan Press 1990; 58-62. Ibid, 54-55 15. Ibid, 68, 86-87. Berger A, Rein D, Kratky E, et al. Cholesterol-lowering properties of Ganoderma lucidum in vitro, ex vivo, and in hamsters and minipigs. Lipids Health Dis. 2004 Feb 18; 3 a :2. Wang BX ed. Modern Pharmacological studies on Chinese Medicine. Tianjin Scientific Technology Publishing, 1999: 1079-1088. Jellin JM, Gregory PJ, Batz F, Hitchens, K, et al. 4 th ed. Stockton, CA: Therapeutic Research Faculty; 2002:1075-1076.

次の